Thursday, December 20, 2018

今年最后一个买卖



昨天做了个决定,那就是把手中一至股卖掉。原因就是觉得大势还会走低,以图表来看,股价冲破这个下降趋势除非大环境马上变好,但个人看法觉得还是在这个点退下再看看。

虽然今年剩下几天,会不会股市临尾来个橱窗粉刷嘛,这个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了。

当然退下不是换目标,而是在等待低过5块再买回。

早前说要开始寻找目标买入,但到目前都还没找到。因为资金不多,所以需要在接近适合的地方买入。

当然目前很多股都出现买入时机,只是这个时机还不适合我。

那几天确实有心动想买入GENM的,和老婆分析后觉得可以投资,但就是自己的投资心情没回来,所以作罢。

现在投资不再像以前那样冲动了,如果发现目标,我还是会观察先,很多时候的目标过几天又好像变成不是目标了。

观察回今年,今年要做到不亏确实很难了,没办法,投资本领还是不到家。需要继续的修改。

对于明年,我个人觉得是个蛮挑战的一年。股市觉得会比今年会出现机会,但是问题是我个人事业。我的事业好像走入瓶颈了。最近都在思考我该不该继续下去。

恐怕明年也许我真的无收入了,目前都在想着没有开店我该如何去应对。

身边朋友觉得我很成功,但我没跟他们说我所遇到的问题。人前我都是轻松的去生活,但面对毫不起色的生意,心里就是很烦。

2018年遇到3位会看相或是会算命的,大家又好像说到很准那样,有一位说我其实很适合作生意,但是我的36岁会很静,我问怎么静,她也说不出,但就是会很静。另一位就说还看不到我会怎样,但说我要是40岁不成就很难会有成就。第三位就是最近遇到的,他说看我面相还没在起步,完全很静,然后劝告我说,他知道我不是很相信神,也只相信自己,但建议我找一个神来拜拜,说我肯定会看到改变。

看,这是不是很巧合,3位不同时期出现的人都说了大致上一样的东西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但可以肯定的,这几年无论我再多努力去解决问题,但问题始终都在压着我,连我自己也察觉到,所以进入2018年我给了自己一个方向就是随缘,也就是说我不去做任何事业上的拼劲,让一切理所当然。也因为如此,人事问题方面真的不会像2017年那样顶到死死。

当然这样做法有一个不好就是生意也会慢慢静下来。就因为这个决定,明年也会是一个关键的年份,我是否会放开还是开始去改造。目前计划就是我打算把生意转型,但碍于目前竞争剧烈,附近开了几家同类型的店,要是转型不成那么真的就要停止营业了。

当然这个决定要是我在2017年说,肯定的阻力会很大,但目前说出来,变成已经没有阻力了。因为大家都知道不转型就是等死。

上面说的阻力其实就是股东的阻力。

为何我会陷入这种股东纠纷呢?其实一句就是关系。我的股东是家庭关系,所以不是说抛开就能抛开,我曾经我对老婆说过,要是要在团队里把一个人炒掉,那个人就是我的股东。但没那么容易,我只是3个股东其中一个,2对1的问题不说大家都知道了。

其实有人建议我放开,我也有这个想法,但自己就是想很多,有了孩子真的会影响决定。

最近我给自己一个最坏打算,也和老婆谈论了最坏时期的可能性,但到目前还是没有勇气放下。

开始一个生意很容易,但要放下确实很难,尤其自己为它付出了那么多心血。之前第一个事业也是拖拉最终才狠下心放下。当初至少还有这个店。但目前要是我要放下这个店,那么难度更大。


思考是唯一出路,我也没停止去思考。但很多时候就是要不要,狠不狠心而已。

算吧,2019年给自己从新开始的方向吧。当然我会活得更有意思,不再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去烦,继续为自己的生活提供美丽的色彩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